🌙🌙🌙

爱好all闪all以及fgo乙女向哈哈哈哈 以及不定时产粮最近在写一篇加长林肯🚗

“哼,没有圣晶石还想上朕?”


激情摸鱼!!政哥哥天仙下凡!!爱了爱了

emmmmm听了一个小天使的私信意见先把车都关啦以防万一qwq 等过一阵子再放出来好啦 给大家造成不便多多包涵啦 再次谢谢提醒❤️ 话说之前在设想一篇伊什塔尔x贤王的史诗向!好想开坑哈哈哈哈哈哈哈(咕咕咕)

kiss me


这个系列的第二张完成!


依旧是闪闪和咕哒!


是英雄王dokidoki的床咚!


诶嘿嘿!


【金凛】Boyfriend

-明星梗

-专有名词可能有偏差请谅解,但不影响阅读和剧情

-这篇的凛设定和伊什塔尔是同一个人,对于剧情并无影响,仅供细节参考

-这篇的闪闪设定偏向c闪和a闪的结合体,对于剧情并无影响,仅供细节参考

-ooc已尽量避免

-引用“Boyfriend”歌词,全程听歌找的氛围,大家可以试着配合此BGM食用

-应该会有后续,可能是明星梗下的其他cp也可能是金凛的后续,看我脑洞出什么来就写什么hhh

以上


(一)

    é—ªè€€å®½æ•žçš„舞台之下座无虚席,观众们兴奋嘈杂的欢呼声并没有传到后台这里来。灯光刺眼的化妆间地板上反光的红色漆皮外套皱成一团,带着闪粉的黑色吊带流苏短裙缠在衣架上,镶着铆钉的两只皮靴分别孤零零地躺在房间的两角。

    æ‚乱的房间里只有音乐。

    ã€If I was your boyfriend】

    ã€I'd never let you go】

    èˆ’缓的旋律宛若长夜清冷的叹息,细细的低语带着男生嗓音特有的磁性,那呼吸之间转换的空气仿佛吹落了树叶上的薄雪,簌簌地拍到他的肩膀上;又像是吹灭了烟管末尾的那一星点的火,冷寂的白烟从唇缝里扶摇直上,笼成飘渺的一念彷徨。

    å‰å°”伽美什皱起了眉。

    ç¨€å¥‡çš„是现在让他全身心注意到的只有音乐——只有这首歌。如果是平时的他看到化妆间这么一团糟,一定会皱着眉头找来staff劈头盖脸地狠狠骂一通,在等着他们收拾好,并且给他准备好解乏的饮品和充饥又可口的食物之前,占着监制的位置不走,悠然自得地看着舞台上各位人员的彩排,时不时露出那嘲讽的招牌笑容。而同一个公司下,经常与他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监制藤丸,作为熟悉的后辈只能满头冷汗无可奈何地坐到边上。

    æ²¡åŠžæ³•ï¼Œè°è®©ä»–是公司的摇钱树呢,没有人不会让他三分,甚至让他十分也得咬咬牙忍了。专辑销量久居榜首的人气男团主舞,身价倍增的吉尔伽美什那张倾倒众生的脸在市中心的液晶显示屏上走了好几圈,红宝石般的眼睛里投射出的神秘是那样令人着迷。而团里剩下两个人的招财能力也不过是稍稍落后于他,他们就像是金三角一样稳稳地撑住了公司的年收入。大好的资源和优越的条件让他们走到哪里都簇拥着闪光灯和尖叫声,每个电台都轮番放着他们的新歌,网络上沸腾的议论和争先恐后的品牌推广更是铺天盖地。

    æˆ‘行我素的吉尔伽美什出席活动时又是如此高调,闻讯赶来的粉丝几乎每次都把他的SUV围得水泄不通,一人高那么大的粉字应援招牌在街边不知疲倦的举着,要是有幸得到他一个侧目,那巨大的招牌更是能兴奋地在人群头上跳起舞来。所以粉丝们根本不会在意他的嚣张跋扈——甚至说他一个戏谑的眼神都能让她们在脑内高潮一百回。追星嘛,理智蒸发是常有的事。

    ä¸è¿‡çŽ°åœ¨çš„他却因为与自己无关的事物而出神。

    å‡†ç¡®åœ°è¯´ï¼Œæ˜¯å› ä¸ºä¸€ä¸ªå¥³äººã€‚

    ä»–在等她,也在想她。

    åƒæ˜¯æ½®æ¹¿çš„雨夜殷切地等待拂晓的阳光。

    ç„¶è€Œé˜³å…‰è¿˜ä¸çŸ¥é“这份心情。所以他只能漫无目的地等待。

    å¾€æ—¥çš„喜怒无常此刻仿佛烟消云散,他没有感到任何的不耐烦。

    å“¼ã€‚真是个自说自话的小丫头,居然还敢迟到。

    è¿˜æ•¢è®©æˆ‘等。算了。这次就先放过你。

    ä»–轻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二)

    â€œè¿˜æ²¡åˆ°å—?”

    è¿œå‚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铺了闪粉的金色眼影让她看起来璨璨生辉,但是却没能点亮她因为不悦而黯淡着的双眸。

    â€œå°±å¿«äº†ï¼Œå·²ç»è¿›åœºé¦†äº†ï¼Œæ­£åœ¨æŽ’队停车呢。”助理忙着处理手机上的消息,连抬头的空隙都没有。

    â€œé‚£ä¸ªè½¦æ˜¯æ€Žä¹ˆå›žäº‹ï¼Ÿä¸æ˜¯å·¥ä½œäººå‘˜çš„吧?”

    å¥¹å‡‘近车窗看着拦在前方的那辆车,几个手忙脚乱的女生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发光道具,后座上似乎还有一个巨大的灯牌。

    å†™ç€ä»€ä¹ˆï¼Ÿå‰å°”——?

    â€œå•Šï¼Œæ˜¯å‰å°”伽美什的粉丝吧,应该是发现进错停车场了,正在倒车走呢。”助理飞快地抬了一下头,捋了一下发丝又低了回去。

    è¿œå‚凛不禁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心下却升起了微妙的感觉。

    è¿™ä¸ªæ­»ç”·äººï¼ŒçœŸæ˜¯åˆ°å“ªé‡Œéƒ½ç”©ä¸å¼€ä»–的阴影。

    æœ¬æ¥å‚加完上一个综艺自己可以好好休息的,没想到刚坐完航班飞回来就被通知要参加公司安排的新演出,而且还是和另一个人气明星的合作演出——本来跟除了自己一个组合的艾蕾之外的人合作演出就已经很让她反感了,没想到对象居然还是这个臭金皮卡。真不知道公司到底收了人家多少钱,又被底下别的艺人婉拒了多少次才让毫不知情刚回来的她去收拾这个烂摊子。

    å¥¹çƒ¦é—·åœ°æŠ¬æ‰‹è°ƒæ•´äº†ä¸€ä¸‹è€³æœºçš„位置,涂了黑色亮片甲油的手指在屏幕上一划,切掉了正在播放的歌。

    å³åˆ»å¼€å§‹æ’­æ”¾çš„下一首前奏悠长迷离。那熟悉的感觉让她呼吸一滞。

    ã€If I was your boyfriend】

    ã€I'd never let you go】

    æ˜¯ä¸€ä¼šå„¿ä¸Šå°è·³èˆžå°±è¦ç”¨åˆ°çš„伴奏。

    å’Œå‰å°”伽美什一起跳舞要用到的伴奏。

    ã€I can take you places you ain’t never been before】

    èƒ¸è…”里的心脏飞速地鼓动,血液里流动着着不知名的兴奋。

    ä¸€çž¬é—´ä¼¼ä¹Žåˆå›žåˆ°äº†æ˜¨å¤©å’Œä»–第一次,其实也是仅有的一次排练时的情形。灯光微暗的练习室,他缓缓吐出的气息,还有那冰冷的室温,仿佛就在眼前那般,鲜明得让她心动。


——————————————————————


    â€œæ‰€ä»¥æ˜¯ä½ æ¥ç¼–舞嘛?”她试探着开口和这个面色不善的金发男人交谈。

    â€œå°±å‡­ä½ ï¼Ÿè®©æˆ‘给你编舞?”他满脸戾气地挑了挑眉,看来对于他对于这次的安排也并不满意,语气要多嘲弄有多嘲弄,“我编的动作你这小丫头能跳得好吗?你这贫弱的体型不是动作幅度太大就是节奏太快跟不上吧?”

    è¿œå‚凛深吸了一口气。

    å†·é™ã€‚

    â€œé‚£å°±æˆ‘来?”她再次开口。

    â€œå“ˆï¼Œåˆ«å¼€çŽ©ç¬‘了。我可不想跳你们女生那些小家子气的东西。”

    å¥¹æ€€ç–‘自己脑壳上的血管是不是下一秒就要爆炸了。

    ä»€ä¹ˆå«â€œå°±å‡­ä½ â€ï¼Ÿå¥½æ­¹å¥¹çŽ°åœ¨åæ°”也不比吉尔伽美什低到哪里去。不过这家伙骄傲得鼻孔都朝着天,能看到她的成就才怪了。

    æœ¬ç€è‡ªèº«ä¼˜è‰¯çš„教养,她只好一言不发地黑着脸走到一边打开手机开始选曲。

    é£Žæ ¼è¿¥å¼‚的歌曲一首一首地在陷入诡异安静的练习室里唱过。

    å‰å°”伽美什只是半坐在地板上,一只手无意识地敲击着地面,似乎完全没有合作的诚意。

    è¿œå‚凛斜睨一眼那白衬衫整洁的后背,翻了个白眼便开始活动起手脚,尝试着踩点跳起来。

    ç®¡ä»–呢。

    åæ­£å…ˆå‡†å¤‡ç€å§ï¼ŒæŒ‡ä¸å®šåˆ°æ—¶å€™è¿™ä½å¤§çˆ·å—不了就退出了,这样最好,她巴不得——

    ä¸€ä¸ªæ¼‚亮的转身动作后,她惊讶的眼眸里闪过男人走来的身影。

    ä¸‰ä¸ªèŠ‚拍里他的四肢辗转又停顿,干脆利落的幅度拉平了衬衫上的褶皱,又在两边堆积成浅色的阴影,纤细的手腕上泛起一抹灯光照射的白,又很快掠上指尖,触上他微张的唇。金色的头发张扬地在空中飘起,又凌乱地落下,夹杂在他挑衅的红色目光里。

    è¿œå‚凛忽然有些想笑。

    è¡Œå§ã€‚

    å¥¹é…åˆåœ°æ‘‡èƒ¯æ»‘步到他身边,两下,三下,双腿踢踏着越过他脚步的空隙,顺势俯下的腰正好绕过他抬起的手肘,像是安排好那般默契。

    è™šæ‰¶ç€åŽé¢ˆçš„手甩起长发,才抬起又正好擦到他的肩,一路向下相触着的温热变成了微凉的皮带,她下意识地收回手,没想到偏了角度的上身又恰好贴上了他靠上来的胸膛。

    è€Œå½“时伴随这突兀的尴尬侵袭脑海的便是这首曲调暧昧的歌。

    ã€Baby take a chance or you’ll never ever know】

    ä»–的背脊弯曲的幅度是那样优美,力度饱满的舞步牵动着紧窄的腰和瘦长的双臂。

    ã€I don't know 'bout me but I know about you】

    ä»–的手臂隔着她的腰伸过来,暧昧的空气里散发着令她燥热的微弱男士香水味,昏暗光线下她居然还能清晰地从练习室满墙的镜子里看到自己隐约变红的脸颊。

    æ˜Žæ˜Žä»–完全没有碰到自己。

    å‘¼å¸ç´Šä¹±åœ°åœ¨é¼»è…”里窜动,连原本顺畅连接的动作都因为脑海中莫名出现的紧张感开始迟疑卡顿。

    ä»–又不是第一个她共舞的异性对象。

    é‚£äº›ä¸“业伴舞,综艺的其他嘉宾,活动的其他明星。

    æ•°éƒ½æ•°ä¸è¿‡æ¥ã€‚

    å‰å°”伽美什不过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

    å¯èƒ½ä»–是这些人里最出众的——不,他确实是最出众的——无论长相还是技术还是才华。

    ç”·äººç©¿ç€çš„休闲皮鞋向着她的方向径直跨了几步,惊得远坂凛一个后退直接撞上了身后的玻璃以及栏杆。

    ç¢°çš„一声不大不小,却足以让舞没法继续下去。

    æ’©äººå¿ƒå¼¦çš„旋律依旧在安静的室内环绕着——

    ã€I’d like to be everything you want】

    ã€Hey girl, let me talk to you】

    è¿œå‚凛对上吉尔伽美什垂下来的视线,看见那赤红的眼眸里盛着一抹柔和的光晕。

    å¥¹ä»¿ä½›èƒ½å¬åˆ°è‡ªå·±çš„心跳。

    â€œè¿™é¦–,可以。”他的喉结颤动着低沉出声。



(三)

    åŒ–妆间里黑色的座椅上他翘着二郎腿,笔直的裤管布料微微泛出莹蓝色,随着他脚踝摆动的节拍一跳一跳着划出一道弧线。

    ã€If I was your boyfriend】

    ã€I'd never let you go】

    é‡‘色的手机仰面放在桌上,潇洒的鼓点跟随低缓的乐声流淌而出,带着男生委婉的声线仿佛黄昏时他伫立在地铁站前下的一场雨,柔软的光晕在透明的水滴里穿行落到颤动着的睫毛上,与发丝上甩下的水珠一样,冰凉湿润。

    ã€Keep you on my arm girl, you’d never be alone】

    ç”·äººä¿®é•¿è‹ç™½çš„手指捏着外套的边缘像是整理了一下仪容,动作却闲适又漂亮地踩着节奏,他精致的下颚,被衣装修饰而显得瘦削的肩头利落地摆动出去,手臂流畅有力地在身前停顿住,展开的手掌在他站起身后形成的阴影里蒙上一层暗淡。

    ä»–暗红色的眸光流转在金色的碎发间。舞者天生的气场似乎浑然天成,每一个音符的跳跃都混合着心脏的热切鼓动反射到律动的神经和肌肉上,是酣畅淋漓的释放和愉悦的体验。

    ä»–其实一直不喜欢跳这样节奏较慢的舞,总觉得缺少那种可以让他爆发的狠劲儿。但是昨天和远坂凛在练习室跳过之后,他突然就改主意了。

    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改了主意。

    ã€I can be a gentleman, anything you want】

    ä¹Ÿè®¸æ˜¯åœ¨å¥¹è½»ç›ˆåˆå¯Œæœ‰å¼ åŠ›åœ°æ”¾å¼€çº¤ç»†çš„身躯,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小脑袋下意识地跟着音乐的节拍点着头,素颜却气质极佳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然后认真地调整着合适的动作的那个时候。

    ä¹Ÿè®¸æ˜¯å¥¹ç¬‘着靠过来配合他的动作,带着清香的发丝扫过他敏感的脖颈的时候。

    ä¹Ÿè®¸æ˜¯å¥¹åŽæ¥ä¸å°å¿ƒæ’žåˆ°ä»–怀里,亮晶晶的眼眸中透出奇异的碎光,让他瞬间胸口发烫的时候。

    ã€If I was your boyfriend, I’d never let you go】

    ä¹Ÿè®¸æ˜¯åœ¨è¿™é¦–歌响起的时候。

    ä¹Ÿè®¸æ˜¯åœ¨ä¸€å¼€å§‹è§åˆ°å¥¹ç¬¬ä¸€çœ¼çš„时候。

    ã€I’d never let you go】

    è°çŸ¥é“呢。突然这些好像变得都有可能了。

    å¾ˆå¥‡æ€ªï¼Œè¿œå‚凛不是第一个和他搭档的异性舞者。

    ä»–好像发现了新的让他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è¿œå‚凛。

    å’Œå¥¹è·³çš„话,他愿意跳这样的慢拍子。

    ä»–伸手停住了音乐,看了看显示的时间,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手机的边缘。

    â€œçœŸæ…¢å•Šâ€”—”

    ä¸è¿‡éƒ½å·²ç»ç­‰äº†è¿™ä¹ˆä¹…了。

    å†ç­‰ç­‰å§ã€‚没什么大不了。



(四)

    â€œè¿™é‡Œï¼ŒåŠ ä¸€ä¸ªè½¬èº«ã€‚”

    â€œå¯ä»¥ã€‚”

    éž‹å­å’Œåœ°é¢æ‘©æ“¦å‡ºè½»å¾®çš„咯吱声。

    ã€Tell me what you like yeah tell me what you don‘t】

    è€³è¾¹å‰å°”伽美什轻轻地数着节拍,那温热的气息不偏不倚地落在她的睫毛上,惹得她轻颤了一下。微微一愣的间隙,她空闲的手臂又被突然拽过去,随之被恰到好处的力道勾住的细腰似乎在衣服下看不到的地方浮起了鸡皮疙瘩。

    ã€Girlfriend, girlfriend, you could be my girlfriend】

    æ­Œè¯é£˜è¿›è€³æœµï¼Œå¥¹é€ƒä¼¼çš„躲开男人从上方投来的目光。然而逃过了目光却逃不过肢体接触,他们现在依旧在尝试摸索合适的动作,若是她干巴巴地站着的话反而显得是在碍手碍脚。

    å¥¹çŸ¥é“现在这样和吉尔伽美什缓慢贴近到让她心悸的情况是必然的,唯一不能合理解释的是她为什么会如此的无所适从。

    æ­¤æ—¶ä»–的另一手自然而然地搭上她的肩膀,轻轻的一个推开的动作,凭借良好的基础和微妙的默契,她很快配合着扭过身去,然而看着男人从另一个方向贴近过来的脸,却不由自主地把头转到了另一边。

    æŠŠè¿™ä¸€åˆ‡çœ‹åœ¨çœ¼é‡Œçš„吉尔伽美什不禁在心里无声地笑了起来。

    è¿™æ˜¯ï¼Œåœ¨å®³ç¾žå—?

    ä»–抬起的手正快速地从她腰上离开。经过她面前时,他故意伸手把住了她的下颚,女性柔润的下颌骨从拇指的边缘擦过去,她好看的眼眸在他的靠近里逐渐放大,满是错愕。

    ã€You could be my girlfriend until the, world ends】

    ä¸¤ä¸ªäººèƒŒå…‰çš„身影在原地停住,鼻尖对鼻尖。

    ä¸€æ‹ï¼Œä¸€æ‹åŠï¼Œä¸¤æ‹ã€‚

    å¥¹è„‘海里还在机械地数着。

    è¿™ä¸ªåŠ¨ä½œçš„耗时无疑是过长了。

    å¥¹çªç„¶æ˜Žç™½è¿‡æ¥è¿™å¯èƒ½å¹¶ä¸æ˜¯èˆžæ­¥çš„一环,而是他一时兴起的恶作剧。

    â€œæ€Žä¹ˆäº†ï¼Ÿâ€ç”·äººçš„嘴角牵起一抹笑。

    å¥¹çš„依旧神情呆楞着。

    æ˜¯å•Šï¼Œå¥¹è¿™æ˜¯æ€Žä¹ˆäº†ï¼Ÿ

    ã€I’d like to be everything you want】

    ã€Hey girl, let me talk to you】

    â€œè¿™ä¸ªã€‚一拍就够了吧?”心还在狂跳,她下意识地拉开距离。

    â€œéšä½ å–œæ¬¢ã€‚”吉尔伽美什从善如流地挪开了几步,“不过到时候别忘了眼神交流,你知道的——”

    â€œé‚£å°±åŠæ‹ã€‚”远坂凛莫名感到紧张,她开口打断道。

    â€œä½ æ˜¯åœ¨æ€•æˆ‘吗?”他挑了挑眉。

    â€œæ‰æ²¡æœ‰ï¼â€

    â€œé‚£ä½ å¾€åŽèµ°å¹²ä»€ä¹ˆï¼Ÿâ€å‰å°”伽美什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看着举止僵硬的她,红色的眼眸里满是笑意。

    â€œè¿™æ˜¯èˆžè¹ˆé‡Œçš„动作,动作啦!加一段这个没问题吧!喂不要再走过来了!!”

    å“¼ï¼ŒçœŸæ˜¯å¯çˆ±çš„反应呐。

    â€œå’³å’³ï¼Œå†æ¥ä¸€éå§ï¼ŒæŠŠåˆšåˆšè¯´è¦åŠ çš„那些试一下看看好了。”远坂凛抬脚走到手机边上蹲下,低头让发烫的脸颊隐藏在帽檐的阴影里。

    å•Šå•Šï¼ŒçœŸæ˜¯èŽ«åå…¶å¦™â€”—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过身跟吉尔伽美什对立站好。

    ä¸€ç‰‡ç‰‡çš„阴影洒落在他的肩膀上,随着他踏出的步伐细微地浮动着,一步一步,一下下都踏在心尖上一般,难以抵抗的战栗触动着神经。

    æ„è¯†åˆ°è¿™ä¸€ç‚¹æ—¶ï¼Œå¥¹å‘现自己走神了。

    è€Œåº”该继续跟着音乐跳下去的吉尔伽美什在原地站了几秒后,向她走了过来。

    è¿œå‚凛感觉喉咙有点紧,一片空白的脑袋里没有可以用于搪塞的说辞。这确实是她的原因。要好好道歉才行。不会很生气吧?毕竟是出了名的不好对付啊——

    â€œä¼‘息一下吧。”

    ï¼Ÿï¼Ÿ

    å‰å°”伽美什居然径直走到自己边上坐了下来。

    å¥¹è®ªè®ªåœ°è·Ÿç€ç›˜è†åä¸‹ã€‚

    é¢è‰²å¦‚常的他在昏暗的灯光里眉眼似乎越发柔和,那白皙均匀的肤色让她都有点羡慕。就算不跳舞,凭借这副皮囊他也绝对能混得如鱼得水,接受万千宠爱。

    ä»–是圈里有名的刻薄,又是圈里有名的天赋异禀。

    ä»–更是实力至上的人,自身如此完美强大的同时,那些靠手段靠诡计获取名利的又是如此让他不齿。她清晰地记得,前几个月她在一个竞选节目里亲眼目睹他公开嘲讽潜规则的选手,当场和对方撕破脸。

    æŒ‘起事端的他坐在导师席上一脸冷酷的平静,不带一个脏字儿地把对方从头贬低到脚,哪怕无关的听者都能感受到寒意席卷而来,仿佛当头被浇下一桶冰水。

    é‚£å‰¯æ°”定神闲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评委,像是威风又骇人的暴君在进行神罚的裁定。

    ä¹Ÿæ­£æ˜¯å¦‚此,让大家都对他避之不及。

    èˆžå°ä¸Šé£Žå…‰æ— é™çš„他,私底下会不会很寂寞呢?

    è¿œå‚凛偷偷地看过去,却被那双犀利的眼睛逮了个正着。

    â€œä½ å«ä»€ä¹ˆï¼Œå°ä¸«å¤´ï¼Ÿâ€ä»–轻轻开口。

    â€œè¿œå‚凛!”她不禁没好气地皱起了眉,“而且你是有多老啊?居然说什么小丫头——”

    â€œå½“然说的不是你年纪小,笨蛋。”吉尔伽美什似乎被她逗笑了,声调愉快地上扬,穿着白衬衫的上身倾斜着靠近了一些,“你看上去没什么经验啊,不管是这种临时编舞还是跟别的异性跳舞,一副又傻又呆的样子,真是叫人看不下去。”

    â€œå“ˆï¼Ÿï¼Ÿâ€å¥¹å¿ä¸ä½è½¬å¤´çžªç€ä»–,刚要张口理论,硬邦邦的棒球帽帽檐便敲在了对方的头上。    ä¸€çž¬çš„寂静。

    â€œ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å“ˆï¼æˆ‘说的没错吧?真是蠢得不行了!”

    â€œçƒ¦æ­»äººäº†ï¼ï¼é—­å˜´å•¦ï¼ï¼ï¼ç¬‘什么笑!”远坂凛猛地站起身,怒目而视。

    â€œå“¼ï¼Œå¯ç®—是精神一点了。”他低低地笑着,金色的睫毛轻轻扑闪,洒下的阴影像是透明的蜓翅。骨节分明的手撑着地板站起身来,白亮的衬衫从眼前像月光一般流淌而过。

    å°±åœ¨å¥¹åˆ†ç¥žçš„一瞬间,男人的手突然伸过来摘走了那顶碍事的黑色棒球帽。

    èº«æå¨‡å°çš„她卯足了劲伸手去抢,指尖也只能够到他的耳垂,带着微凉的体温。

    â€œå¥½å¥½è¡¨çŽ°åˆ«è®©æˆ‘失望啊,凛。”他轻笑着说,眼神里是深邃却真实的笑意。

    é¼»å­é‡Œæ»¡æ˜¯æ·¡æ·¡çš„香气,她根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æ€§æ„Ÿã€‚脑子里只有这个词。

    è€Œä¸”如果性感有味道的话,那一定是他身上的香水味——她冷不丁冒出这样的想法来。

    éšåŽå¥¹ä¾¿ä¸äº‰æ°”地红了脸。

    é‚£æ ·ä¸¾æ‰‹æŠ•è¶³éƒ½åœ¨æ•£å‘魅力的男人,跟他上台共舞,自己真的做得到吗?



(五)

    â€œæˆ‘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â€œæ€Žä¹ˆå¯èƒ½ï¼Œå†è¯´äº†æˆ‘根本没在怕什么好吗。”远坂凛不以为然地反驳道。

    å¥¹çœ‹äº†ä¸€çœ¼èº«è¾¹ç«™ç€çš„人,黑色的休闲西装里埋了荧蓝色的纹理,在灯光下渐变出奇异却低调的色泽,不过比起他的金发还是稍稍逊色了些。

    æ­¤æ—¶ä»–们正站在舞台的边侧入口,等待着staff的指示入场,狭窄的空间里人们嘈杂忙碌,那些难以分辨的声响盘旋在耳边,恍若乌云压境,闷得透不过气来。

    è¯´ä¸ç´§å¼ æ˜¯ä¸å¯èƒ½çš„。远坂凛缓缓地深呼吸。

    æ¯ä¸€æ¬¡ä¸Šå°å¥¹éƒ½ä¼šç´§å¼ ã€‚适当的紧张感是兴奋带来的积极效果,让血液沸腾,让情感蓬勃高涨。

    ä¸è¿‡è¿™ä¸€æ¬¡å¥½åƒå¤šäº†åˆ«çš„不安因素——她真的能跟吉尔伽美什这么优秀的人一起完成好表演吗?

    å¥¹ä¸æ˜¯ä¸€ä¸ªè‡ªå‘的人,只是——

    å¥¹èº«è¾¹çš„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耀眼的顶尖存在。跟他站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都会倍感压力。虽然这只是一场不值一提的小演出,但是在网上肯定还是会被拉出来批斗和比较的吧。这样想来哪怕完成的尽善尽美,也不会获得跟他相同级别的褒奖。

    â€œä½ æ˜¯åœ¨ç´§å¼ å—?”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听起来很近,又好像很远。

    â€œåˆ«èƒ¡è¯´å…«é“了。”远坂凛盯着地板,并没有看他。他会紧张吗?他会担忧别人的评价吗?肯定不会吧。就算会,他也绝对不会说。

    ä¸è¿‡å¥¹è¿˜æ˜¯å¿ä¸ä½é—®äº†ä¸€å¥ã€‚

    â€œé‚£ä½ ç´§å¼ å—?”她垂下视线,瞟了一眼他锃亮的黑色皮鞋。

    â€œå“¼ï¼Œå¤§æ¦‚吧。但是比起紧张,现在另一种感觉更强烈。”他边说着边抬脚走向前——staff握着耳机,向他们点头示意,拉开了门。

    â€œæ˜¯ä»€ä¹ˆï¼Ÿâ€é€šé“里传来主持人经过话筒扩音之后那震耳欲聋的说话声,外加轰鸣高亢的音乐,远坂凛不禁缩了缩脖子。

    å¥¹çœ‹ç€å‰å°”伽美什在说些什么,嘴巴一张一合,便加快了脚步赶紧凑近了过去听。而他恰好也意识到她听不清,弯腰靠近过来。

    å’«å°ºä¹‹éš”的距离下,男人的鼻尖擦过她的颧骨,双方都讶异地停顿了脚步。她似乎听到一声低笑,而后在温热气息里她的耳朵被柔软地触碰了一下,不知是一个含蓄的亲吻,还是他在说话时造成的一个小意外——

    â€œæ˜¯æ„‰æ‚¦ã€‚”她听到他说。

    å’Œä½ ä¸€èµ·çš„愉悦。



(六)

    â€œå•Šï¼ŒæŠ±æ­‰ï¼â€

    è¿œå‚凛挠了挠头,懊恼地叹了一口气。

    çœŸæ˜¯çš„怎么回事……这已经是在同一个地方第三次做错了……这根本不是自己应该的水准啊!

    ç„¶è€Œè§£é‡Šä»€ä¹ˆéƒ½æ˜¯å¤šä½™çš„,想来吉尔伽美什也不是会洗耳恭听这种废话的人。

    å¥¹ç¡¬ç€å¤´çš®å°è¯•æ— è§†æŽ‰ä»–的目光,思考着该怎么道歉才显得诚恳一些。

    â€œä¸€ç›´åšé”™çš„话换一个不就好了?”吉尔伽美什喝了口水,他看起来出乎意料的平静和释然,“要是足够流畅好记的话也不会做错了吧?”

    â€¦â€¦éš¾ä»¥ç½®ä¿¡ã€‚

    è¿œå‚凛意外地看着他:“你——不生气吗?”

    â€œä¸ºä»€ä¹ˆæˆ‘要生气?这是很普通的事情吧?我也没有不通人情到这种地步。”他挑了挑眉,哼笑了一声。

    â€œä½†æ˜¯å·²ç»è·³äº†è¿™ä¹ˆä¹…了——”

    â€œè¿™ä¹ˆä¹…了?”他笑了起来,“你看看现在才过了多久?”

    è¿œå‚凛看着他的手机屏幕在眼前亮起,不禁愣了愣。

    â€œæ‰è¿‡äº†åŠä¸ªå°æ—¶è€Œå·²ã€‚”他走近依旧愣着的她,“这就已经能差不多完整地跳完了,我就算要求再高也是会考虑人类极限的。这样的速度我没有任何不满。”

    â€œä½†æ˜¯æ¯”起你,我还是能力不足的吧?我没法做到像你那样——”

    æ˜Žæ˜Žæ²¡æœ‰è¢«åˆéš¾çš„远坂凛却莫名提不起劲来高兴。他的宽容像是承认了她的平庸。

    â€œè¿™æ˜¯å½“然的。我是我,你是你。你不必让自己达到我的标准,你应该有自己给自己定制的标准。”

    â€œä½†æ˜¯â€”—”

    ä¸çŸ¥é“,不明白她自己开口想要反驳什么,却又感到无处反驳。

    è¯´å®žåœ¨çš„,她对于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也不想止步不前,但是好像自从到达了这个高度开始,每想进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挡在前面的,像是无形的墙璧。

    å¥¹å¼€å§‹ä¸å®‰ï¼ŒåŒæ—¶å‘¨å›´äººçš„吹捧和艳羡又让她困惑。她不知道到底自己有没有他人说的那样优秀。

    â€œæˆ‘想变得像你那样。”远坂凛看向他的双眼,目光清澈又坚定,“所以我希望你用你的标准来要求我。”

    å‰å°”伽美什静默地看着她良久,随后突然放声笑了起来。不过不是之前那般毫无形象的大笑,而是透露着了然——像是对于小孩子的闹剧表达出的无奈和安慰。虽然他并没有大笑让远坂凛感到松了口气,但是被这样看待却让她心情有些复杂。

    â€œç¬¨è›‹ã€‚”他突然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用我的标准又怎么可能让你变成我这样?”

    â€œè¯¶ï¼Ÿâ€

    â€œæˆ‘不是说了吗,我的标准只适用于我。”

    â€œä½ çš„话方法就得自己找,明白吗?”他低头靠近过来,“想要走捷径是不可能的。想要变得更厉害就只能靠自己一步步摸索出适合的方法,没有人可以帮你,因为别人最多就是给你一些无聊的建议和鼓励罢了。”

    ä»–看着她闪着微光的眼眸。

    â€œè€Œä¸”,现在的你,做得还算不错,虽然算不上一流,但也不必太过担心。”

    ä»–平淡的夸奖不知为何让她突然心头一暖。

    â€œæ‰€ä»¥è¿™ç®—是无聊的建议和鼓励吗?”她下意识地开着玩笑来掩饰心中的尴尬和如鼓的心跳。

    â€œå“ˆï¼Œå¾ˆä¼šæ´»å­¦æ´»ç”¨å˜›å°ä¸«å¤´ã€‚”

    â€œéƒ½è¯´äº†æˆ‘不是小丫头了啦!!”

    â€œæŠŠä¸ªå¤´å…ˆé•¿é«˜ä¸€ç‚¹æ‰æ›´æœ‰è¯´æœåŠ›å“¦å°ä¸«å¤´ï¼â€

    â€œå•Šå•Šï¼å•°å—¦æ­»äº†ä½ è¿™ä¸ªè‡­é‡‘皮卡!”

    â€œä½ è¯´ä»€ä¹ˆï¼Ÿé‚£æ˜¯ä»€ä¹ˆæ„šè ¢çš„称呼?”

    çœ‹åˆ°å‰å°”伽美什这才露出不爽的神情,远坂凛不禁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â€œä½ ä¹Ÿä¸æ˜¯é‚£ä¹ˆéš¾ç›¸å¤„嘛。”她发现他和别人口中的他是那么不一样。

    ä»–其实是一个那么有魅力的人。

    â€œå“¼ï¼Œè°è¯´æˆ‘难相处了?不过也确实没有那么好相处就是了。”

    â€œè°¢è°¢ã€‚”看到她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容,男人的表情似乎凝固了一瞬。

    â€œè°¢è°¢ä½ ï¼Œå‰å°”伽美什。”



(七)

    ç¯å…‰å¾®å¾®é»¯æ·¡ã€‚

    èˆžå°ä¸‹æ˜Ÿæ˜Ÿç‚¹ç‚¹çš„灯光晃动着,喧闹的观众席逐渐安静下来。

    ä¸­æŽ§ç»„在舞台下方紧紧地盯着他们。

    èˆžå°ä¾§è¾¹çš„灯光师也在小心翼翼地等待着指示。

    èº«è¾¹å‡ æ¯«ç±³ä¹‹å¤–的那个金发男人在耳边呼出的气息似乎都有些颤抖。

    ä»¿ä½›å¤§å®¶éƒ½åœ¨å±æ¯ç­‰å¾…着这个时刻。

    æ˜Žæ˜Žä¸æ˜¯ä»€ä¹ˆä¸‡ä¼—期待的事情,此刻却有一种被万众期待的感觉呢。

    ç¥žç»ç¼“和下来。

    â€œå››ã€‚”面向staff的吉尔伽美什轻轻地读出对方的手势。

    æ²¡ä»€ä¹ˆå¥½ç´§å¼ çš„。

    â€œä¸‰ã€‚”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æ²¡ä»€ä¹ˆå¥½ä¸å®‰çš„。

    â€œäºŒã€‚”

    ä»–说过。“你做得还算不错”。所以没问题的。

    â€œä¸€ã€‚”

    å°½å…¨åŠ›å±•çŽ°å°±å¥½ã€‚


—————————————————


    ç”·äººæŒºæ‹”的身体克制着力度微低下腰,顺着节奏凑近的吉尔伽美什脸上透露出恰到好处的深情,即使同样有过表情管理的训练,远坂凛还是被骗得有些心神荡漾。

    å¥¹çŽ°åœ¨æ·±åˆ‡åœ°ä½“会到了为什么他的那些迷妹如此为他痴狂。

    é¼»å­èƒ½å—…到他的香水味。

    æ˜¯çš„,跟昨天一模一样。

    ã€So give me a chance, cause you’re all I need girl】

    ä»–拉住她的手腕,而她顺着力道将手掌贴上他的肩膀。西装的布料上传来微凉的触感,她深吸一口气,踏出左腿,纤细的腰肢踩着节拍扭动着,金色的碎钻在薄纱裙摆上闪烁,经过他荧蓝色的衣襟时简直就像夜空中的星光。

    ã€I just want to love you, if I was your boyfriend】

    ã€I'd never let you go】

    å³æ‰‹è¢«ä»–握住之后,她稍稍安心了一些:很好,之前错了三次的动作准确地完成了。

    æ„Ÿå—到他手心的薄汗,她有些意外,不过却也在情理之中——

    å¯èƒ½æ˜¯å› ä¸ºæ‰‹ä¸Šæœ‰æ±—的原因,她的手没被吉尔伽美什握牢,一个甩动的动作里她立刻重心不稳似乎要摔倒下去。

    ç³Ÿäº†ï¼ä¸è¡Œï¼å†·é™ï¼

    çž¬æ¯ä¹‹é—´çš„思考在脑中进行,她找寻着挽救的方法。

    ä¸‹ä¸€ä¸ªåŠ¨ä½œæ˜¯ï¼Ÿå¯¹äº†ï¼Œæ˜¯é‚£ä¸ªé¡ºç€æ‰‹è‡‚互相靠近的那个——

    ç„¶è€Œè¿˜æœªç­‰å¥¹åšäº›ä»€ä¹ˆï¼Œå¥¹ä¾¿è¢«çªç„¶å‡ºçŽ°åœ¨çœ¼å‰çš„吉尔伽美什惊得大脑一片空白。

    å¤ªè¿‘了——

    è¿™ä¹ˆè¿‘的话——

    å”‡ç“£ä¸Šä¼ æ¥æ¸©çƒ­çš„触感,她的脸上出现了一瞬的茫然。

    ã€Keep you on my arm girl, you’d never be alone】

    ä¸€æ‹ï¼Œä¸€æ‹åŠï¼Œä¸¤æ‹ã€‚

    è„‘海里还在习惯性地数着拍子。

    å¿ƒæ€¦æ€¦ç›´è·³çš„她赶紧开始动起脚步,接上那两拍之后的动作。

    æœ‰ç ´ç»½å—?没有吗?被看到了吧?

    å¥¹çš„心乱成一团麻。

    é¢ä¸Šå‹‰å¼ºç»´æŒä½æ¼”出该有的温和微笑,但转身和靠近的时候她却完全不敢看吉尔伽美什,之前约定好的眼神交流被完完全全地抛在了脑后。

    ã€I can be a gentleman, anything you want】

    çªç„¶äº²ä¸Šæ¥ä»€ä¹ˆçš„……是为了救场没有办法的事……是这样吧?

    è£¸éœ²åœ¨ç¤¼è£™å¤–的背部蹭过他面料柔软的衬衫,她踩着节拍踏着地面,黑色的漆皮高跟鞋和一边男人黑色的漆皮皮鞋一起泛着光。

    ã€If I was your boyfriend, I’d never let you go】

    ä»–应该是直接接上了那个动作,因为距离太近了,所以才会亲上。

    ä»–可能不知道她的手滑了一下。

    æ²¡ä»€ä¹ˆå¤§ä¸äº†çš„了。一场意外罢了,又不是故意的。

    ä¼šæ˜¯æ•…意的吗?

    ã€I’d never let you go】

    ä¸€ä¸ªè½¬èº«ï¼Œç¿©é£žçš„发丝里,她偷偷地去寻他的眸,像是要寻一个答案。

    ä½†å¿ƒé‡Œåˆæ³„气般的想着:故意的又能怎么样呢?他完全可以瞒天过海——

    ç„¶è€Œä»–却直直地跟她对上了视线。

    é‚£å¹½æ·±åˆä»¤äººæ²‰é†‰çš„眸光闪动着,带着一抹胜券在握一般的笑意。

    å¥¹èŽ«ååœ°çº¢äº†è„¸ï¼Œä½Žä¸‹äº†å¤´åŽ»ã€‚

    åŽŸæ¥æ˜¯è¿™æ ·å—……她原来对他这么有好感。

    å“ªæ€•æ˜¯è¿™æ ·ä¸æ˜Žä¸ç™½åœ°åœ¨æ…Œä¹±çš„舞台上被吻了一下,她居然也对他生气不起来。

    çœŸæ˜¯æ— å¯æ•‘药。

    æ”¶å°¾çš„动作里,她轻巧地站定在吉尔伽美什身边,脸颊虚靠在他微微起伏的胸膛上,底下滚烫炙热的心跳在耳边鼓动着。

    ç»“束了呢。有惊无险地完成了。

    å¥¹éœ²å‡ºæ¼‚亮的笑容,弯腰谢幕,心底却有些落寞。

    è¿œå‚凛和吉尔伽美什的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的双人舞。



(八)

    â€œå“¦ï¼Œä¸»äººå…¬ç»ˆäºŽå›žæ¥äº†å—。”

    åˆšåˆšä¸Šè½¦çš„吉尔伽美什便收到了这个问候。

    å¥¥å…¹æ›¼è¿ªäºšæ–¯è¿«ä¸åŠå¾…地凑过来,把刚刚架在脑袋上的墨镜收进胸前的口袋里,一脸幸灾乐祸的神情把手机举到他面前:“恭喜你黄金的,不过短短一个小时里你又上头条了呢。”

    å‰å°”伽美什的眼底掠过一丝狐疑,他的眼眸里泛着屏幕上的冷光。

    è¢«è½¬å‘和评论了999+的消息在一串意味不明的感叹号和“啊啊啊啊”之后是两张模糊的视频截图。他辨认出了那熟悉的舞台布景就是刚刚走出的会场,而台上那两个贴近的身影分明就是他自己和远坂凛。

    ä»–看似不在意地挡开了奥兹曼迪亚斯伸在面前的手,修长的腿坐上了座位,交叠着翘起二郎腿。

    ä¿¡æ¯äº†è§£åˆ°è¿™åœ°æ­¥ä¾¿ä¹Ÿæ²¡å¿…要细看了——能让他上头条的事情当然不是这支舞,而且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ä¸è¿‡æ˜¯ä¸€ä¸ªæ— æ³•é¿å…çš„失误。他尝试着挽救了一下,然而事情还是朝着难以控制的局面发展了。

    ä¸è¿‡ä»–并不讨厌。

    æŒ‡å°–下意识地拂过嘴唇,好像上面还隐约沾着女人的香气。

    â€œåˆ«è¿™ä¹ˆè§å¤–,作为队友的我们很关心个中细节,对吧,亚瑟?”

    é»‘发的男人看他依旧一声不吭又一脸平静,便转过头去看向了另一个沉默的人。

    â€œæ˜Žæ˜Žåªæœ‰ä½ è¿™å®¶ä¼™è¿™ä¹ˆå–œæ¬¢å…«å¦å§ï¼Ÿâ€å‰å°”伽美什皱着眉不耐烦地哼笑了一声,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â€œæ‰€ä»¥æ˜¯æ€Žä¹ˆå›žäº‹ï¼Ÿä½ çœ‹ä¸Šäººå®¶äº†ï¼Ÿâ€é»„金色的眸子里挤出戏谑的笑意,“真不像你的作风呢,还以为你会直接把对方灌醉骗到床上什么的——”

    â€œå“ˆï¼Ÿï¼Ÿï¼Ÿâ€é‡‘发的男人气急败坏地出声质疑。

    â€œâ€”—没想到居然还会搞这么浪漫暧昧的手段。”温文尔雅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å¦å¤–两个人有些意外地看着接过话茬的亚瑟露出微笑的表情。

    â€œè„‘袋被门夹了吗?你说的那种不堪的事情我才不会做!”他不屑地瞪了奥兹曼迪亚斯一眼,“而且什么叫没想到?对于值得的人我可从来不会吝啬我的浪漫!”

    å‰å°”伽美什抬手整理了一下金色的发丝:“以往碰到的那些无趣的人不是主动往我身上靠的廉价货,就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垃圾,只会让我倒胃口。”

    â€œä½†æ˜¯å¥¹ä¸è¿‡ä¹Ÿæ˜¯æ˜¨å¤©åœ¨ç»ƒä¹ å®¤æ‰è®¤è¯†çš„女人吧?就这样一见钟情了?”

    â€œæ˜¯ï¼Œä¹Ÿä¸æ˜¯ã€‚她不是之前拿新人奖的那个双人组合里的吗?因为是那些拿奖的人中现场跳舞看起来最有水准的了,所以当时印象比较深刻——”“哦,是那个邀请你去做颁奖嘉宾的?”“那次可是好说歹说才把某个不高兴先生哄过去的,又好说歹说才劝住了他不要提前退场,至少看完了前三名的表演再走——”温润的声线透出无奈。

    â€œå•°å—¦ï¼æ€»è€Œè¨€ä¹‹ä¸€ç›´å¯¹å¥¹è¿˜ç®—有印象,但不是当时情况紧急吗?没查看她的名字——”吉尔伽美什打断了亚瑟的发言。

    â€œå“ˆå“ˆå“ˆï¼ŒçœŸçš„假的?明明是你当时不屑于记得这些无关之人的名字吧?”奥兹曼迪亚斯耳朵上金色的长耳坠随着他的大笑颤动着。

    â€œâ€¦â€¦ä½ è¿™å®¶ä¼™èƒ½ä¸èƒ½é—­å˜´ï¼ï¼â€

    â€œçœ‹æ¥äº‹ä»¶å·²ç»å¾ˆæ¸…晰了,亚瑟。”

    â€œå—¯ï¼Œä½ åœ¨é‚£ä¸ªæ—¶å€™å¯¹å¥¹åŠ¨å¿ƒäº†ï¼Œå‰å°”伽美什。”

    å¯¹äºŽè¿™å¥è¯ï¼Œå½“事人却突然没了声音。

    â€œè¯è¯´è¿™å°±æ˜¯å‰å°”伽美什的浪漫吗?在舞台上当众接吻?”

    å¥¥å…¹æ›¼è¿ªäºšæ–¯ä¼¼ä¹Žåˆæ˜¯è¦å¤§ç¬‘的语气。

    â€œé‚£æˆ‘们的女主角是什么反应呢?”亚瑟微笑着看向吉尔伽美什。

    â€œå“¼ï¼Œå½“然是娇羞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地跑走了。”他挑了挑眉,脸上微微露出得意的神色。

    â€œä½ ç¡®å®šæ˜¯å¨‡ç¾žï¼Ÿâ€ä½œä¸ºå……分了解他的队友,亚瑟下意识地担忧起来。

    â€œå½“然。毕竟我当时都那样说了——”

    â€œè¯´ä»€ä¹ˆäº†ï¼Ÿâ€

    â€œæˆ‘问她‘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中这首歌吗?’”

    â€œç„¶åŽï¼Ÿå¥¹é—®ä½ ä¸ºä»€ä¹ˆï¼Ÿâ€

    â€œå—¯å“¼ï¼Œå¥¹é—®æˆ‘为什么。”男人愉悦地低笑。

    â€œæ­Œåçš„话我记得好像是——”

    â€œBoyfriend?”

    â€œBoyfriend。”

    â€œå“ˆå“ˆï¼ŒåŽŸæ¥å¦‚此呀——确实——”奥兹曼迪亚斯拉长了声线,故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â€œçœŸæ˜¯ç‹¡çŒ¾ï¼Œæžœç„¶æ˜¯ä½ çš„作风呢。”亚瑟了然地感叹了一句。

     


    â€”—为什么?

    â€”—当然是因为,想做你的boyfriend啊,小丫头。



(后记)


    â€œæ‰€ä»¥æˆ‘不是说了吗——”

    ç”·äººçš„声音听起来隐隐有些恼怒,似乎碍于某些原因却并没有发作出来,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说话,像是在听电话另一头的人说完,随后冰冷僵硬的口气里加上了些许无奈,“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蠢话呢——”

    ä»–伸手拉开SUV的车门,皱着眉头的样子显得有些苦恼,在看到车里另外两个人一脸微妙的神情之后,红色眼眸里蓦地升起不悦的色彩。

    â€œå†·é™ä¹‹åŽå†ç»™æˆ‘打过来,笨蛋。”

    ä»–适时地挂掉了电话,收起手机,对上那两人的视线,冷哼一声:“有话快说。”

    â€œå’Œå°å¥³å‹è¿™ä¹ˆå¿«å°±å¼€å§‹é—¹åˆ«æ‰­äº†ï¼Ÿâ€å¥¥å…¹æ›¼è¿ªäºšæ–¯æ‹¿ä¸‹è€³æœºï¼Œæ¶æ„道。

    â€œå½“然没有——”吉尔伽美什飞快地否定了他,烦躁地又顿了顿,似乎是在组织措辞,“她晚上要飞到别的城市去参加汇演,我最近日程也很紧,大概两三个礼拜都见不上面,所以跟我宣泄不满罢了——真是的,女人果然是麻烦的生物。”

    â€œä½ è¿™å®¶ä¼™çœŸæ˜¯èº«åœ¨ç¦ä¸­ä¸çŸ¥ç¦å•Šâ€”—”

    â€œæ‰€ä»¥è¦æ€Žä¹ˆåŠžå‘¢ï¼Ÿæ‰“算让她就这样心情低落地度过这两三个礼拜吗?”亚瑟看了看吉尔伽美什在后视镜里映出的身影。

    â€œæˆ‘可没闲到管理她的心情——正常人都会自己调整。更何况这算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我会在这种小事上面浪费时间?”吉尔伽美什一边满不在乎地回答着,一边低头看着手机,手指不停点按着屏幕打字。

    â€œé»„金的,好心提醒你,不懂人心的话可是会提前出局的哦。”

    å¥¥å…¹æ›¼è¿ªäºšæ–¯æ»èµ·æ™ƒæ‚ åœ¨èƒ¸å‰çš„耳机戴上,不紧不慢地吐出这句话。

    â€œå“¼ï¼Œä¸ç”¨ä½ è¯´æˆ‘也知道。”吉尔伽美什垂着双眸,他看了眼时间。

    çŽ°åœ¨åˆšåˆšè¿‡å››ç‚¹ã€‚

    â€œæˆ‘们要几点到那里?”他开口问道。

    â€œå…­ç‚¹ã€‚”亚瑟回答。

    â€œåˆ°äº†çš„话估计也就是在安排的酒店等着——”奥兹曼迪亚斯补充道。

    â€œè¿™æ ·å•Šã€‚在这里停车吧。”话音刚落,吉尔伽美什便在另外两个人惊异的目光中扯过黑色的外套,飞快地戴上了口罩和帽子,车子才刚刚靠近路边的人行道,他就抬脚开门跳了下去。

    â€œå–‚!你要去干什么?”亚瑟顿时感觉有些头大。“还用说吗?当然是去约会。”吉尔伽美什愉悦的声线清晰地传了过来,隐藏在帽檐阴影下的眼神是那样兴致勃勃。

    è§æƒ¯äº†ä»–这样无理取闹的亚瑟都不禁愣了愣。

    å¼€ä»€ä¹ˆçŽ©ç¬‘,他当然不会等两三个礼拜。

    ä»–要现在,立刻,马上,见到她。



    â€œä½ æœ€è¿‘身边的狗仔也太多了吧?”

    è‰¾è•¾è¶´åœ¨åºŠä¸Šï¼Œæµè§ˆç€æ‰‹æœºä¸Šçš„网页。

    â€œäººæ°”巨星吉尔伽美什在中心街区和神秘女子出现,举止亲密——”

    è¿œå‚凛梳着头发的手不禁一顿。

    â€œè¡—拍吉尔伽美什在餐厅和神秘女友低调会面——”

    è‰¾è•¾ä¸€æ¡ä¸€æ¡åœ°å¿µç€ï¼Œæ ¹æœ¬æ²¡æœ‰å¯Ÿè§‰åˆ°èº«åŽçš„她仿佛在经历公开处刑。

    â€œå•Šï¼Œå’Œå‰å°”伽美什频繁出入的神秘女子身份揭秘,为新人女子双人组合十八岁清甜美少女远坂凛,两人之前在舞台上当众亲吻惊艳四座——”

    â€œä½ èƒ½ä¸èƒ½åˆ«å¿µäº†ï¼ï¼â€

    å¥¹å¿æ— å¯å¿åœ°æ‚住耳朵,脸上也泛起了红晕,像是被发现了什么难堪的事情。

    â€œæ€Žä¹ˆå•¦ï¼Ÿå½“时跟你的大明星在舞台上亲了回来都没见你怎么害羞,现在我不过是念了几条娱乐新闻你就开始受不了啦?”艾蕾翻了个身,幸灾乐祸地看着远坂凛羞愤的眼神,像这样调侃她的搭档真是莫名地有趣,“就算我不念你又不是看不见,这些天头条全是你们的照片。”

    â€œæ›´ä¸ç”¨è¯´é‚£ä¸ªç”·äººå±…然在采访时说了那样的话——”

    å¥¹æŠ¬æ‰‹ç‚¹å¼€ä¸€ä¸ªè§†é¢‘,远坂凛瞄了一眼就跳起脚喊停:“等下啊喂!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çµå·§åœ°èº²è¿‡å¥¹çš„袭击,视频在艾蕾的手机里开始播放,里面那个男人快步地走着,戴着口罩和眼镜把脸遮得严严实实,但虚晃着的镜头里那头显眼的金发很快就出卖了他的身份。

    ä»¿ä½›æ˜¯ä¸ºäº†ç«ä¸Šæµ‡æ²¹ï¼Œè‰¾è•¾åŠ å¤§äº†è§†é¢‘的音量,绕到床的另一边躲过了远坂凛扔过来的枕头,咬着唇坏笑起来。

    â€œå‰å°”伽美什先生!请留步!请问!您对那天在舞台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回应呢?”

    æ‚乱的脚步声里记者的问题清晰响亮。

    â€œè‰¾è•¾ï¼ï¼ï¼å¤Ÿäº†å•¦ï¼ï¼â€è¿œå‚凛面红耳赤地瞪了她一眼,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手机屏幕里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ç”»é¢é‡Œä»–的五官看起来格外英挺俊秀。他听完之后似乎轻笑了一声,停下脚步拉下口罩:“行吧,你想知道什么?”

    â€œä½ è·Ÿè¿œå‚凛小姐是什么关系呢?”记者的语速快到几乎听不分明,像是说得慢一点的话就会被他厌烦地回绝。

    â€œä½ ä»¬è¿™äº›è®°è€…这个时候怎么脑子就转不动了?这不是很明显吗?我当然是她的男朋友啊。报道上就这么写吧。”他隐藏在墨镜背后的双眼中流淌着狡黠的温情,伴着一如往常的,调侃一般的笑容。

    ä»–出乎意料的坦诚像是一颗空气炸弹,让场面无声地失控着。

    è®°è€…一瞬的沉默似乎印证了她过了这些天之后依旧难以置信的心情。

    å“ªæ€•å·²ç»äº‹è¢«å½“面表白过了一遍的她,再次看到他如此坦然地对着媒体宣布自己的身份还是不可避免地双颊发烫。

    â€œçœŸæ˜¯è®©äººä¼¤è„‘筋的男人啊~这么直白的攻势真是挡都挡不住~”艾蕾故意油腔滑调地端着手机在远坂凛面前一脸坏笑地走来走去。

    â€œçƒ¦æ­»äººäº†å•¦ï¼ï¼ï¼ï¼ï¼ä¸æƒ³è·Ÿä½ è¯´è¯ï¼ï¼ï¼æˆ‘出去了!!!”

    å¥¹å“¼äº†ä¸€å£°ï¼Œå®žåœ¨ç»·ä¸ä½é¢ä¸Šçš„羞怯,拿起挎包就健步如飞地从房门里跑了出去。

    çœŸæ˜¯çš„——就知道拿这些事情来笑话她——刚刚她给吉尔伽美什打电话的时候也是——

    çªç„¶å£è¢‹é‡Œçš„手机震动了一下。

    å¥¹çœ‹äº†ä¸€çœ¼æ¥ç”µæ˜¾ç¤ºï¼Œè„¸åˆä¸äº‰æ°”地红了起来,语气却镇定而冰冷:“不是说等我冷静下来给你打过去吗?”

    â€œå“¼ï¼Œä½ è¿™å¥³äººæ€Žä¹ˆè¿™ä¹ˆå¤šè¯ï¼Ÿè¦æ˜¯æ‰‹è„šä¹Ÿéº»åˆ©ç‚¹ç”¨ä¸Šè¯´è¯çš„力气快点走下那个破扶梯就好了——”

    â€œä½ è¯´ä»€ä¹ˆï¼Ÿâ€è¿œå‚凛愣了愣。她边小跑着走下扶梯,一边四处张望起来——

    â€œå–‚,看着点脚下啊笨蛋!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这样下去分开三个礼拜真的没问题吗?”

    ç”µè¯é‡Œä¼ æ¥çš„声音此时此刻就在身后响起,她赶紧转过身去,男人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é‡‘色的发,红色的眸仿佛和无数个他重叠起来。

    åˆšåˆšé‚£ä¸ªæ‰‹æœºè§†é¢‘里的他,夜色下的他,舞台上的他,还有最初的,练习室里的他。

    å¥¹æ¬£å–œåœ°å†²è¿‡åŽ»ï¼Œç»™äº†ä»–一个结实的拥抱。

    ç”·å£«é¦™æ°´çš„味道沁在鼻间。

    æ˜¯ä»¤äººå®‰å¿ƒçš„气息。

    å¥¹æ˜¯é‚£æ ·çš„高兴。

    â€œçœŸæ˜¯é»äººå‘ä½ è¿™å°ä¸«å¤´ã€‚”

    å‰å°”伽美什哼笑了一声,伸手拥住怀里的人。

    â€œè°è®©ä½ æ˜¯æˆ‘çš„boyfriend呢。”


END

欢迎大家评论区留言!!!不管觉得这篇文写的有点尬(我是这么觉得的qwq)还是太ooc什么的!!

他很少流露出失而复得后的感触。




这幅模样也只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在脸上一闪而过。




有时候仅仅触摸眼前的人就已是奢侈。




迷之脑洞hhhh算是画的时候脑内小剧场?

“吉尔!你看那个!”




她为崭新的景象兴奋不已。




然而金发从者的眼睛一刻都离不开怀里的少女。




啊潦草的摸鱼qwq大家随意看看

贤王日常从王财里给咕哒拿好看的衣服穿的换装play!

婚纱摄影系列


“本王的女人不允许看起来寒酸!”

“王不一起换嘛?”

“本王穿什么都很帅气,不需要”


“好漂亮的花!是给我的吗,王?”

“哼,这是给配得上本王的人的。”

“原来如此…这样说着就塞过来了呢。谢谢王”

“啰嗦!快给我拿着!”



嗷嗷他们太美好了^q^

上课的时候摸的鱼!

贤王咕哒真好吃!!!!

好想画他们各种抱抱亲亲么么哒然后在床上emmmmmmm

床上的等我练好人体再说吧qwq